奇書網 > 限制小說 > 八十年代的小媳婦 > 第三卷畫人畫皮難畫心 第三百四十四章 雙凝被雨困在醫院
    “嗯!媽,那你別太累,我回去寫作業了。”小佑琛說著,背著書包欲往家里走去。

    門居然上了鎖,難道凝凝還沒回來?以前這個時候,凝凝早已經坐在電視機旁看電視,今天怎么會……

    他一邊掏出兜里準備的備用鑰匙開門,一邊加大嗓門問淑梅,“媽,凝凝還沒回來嗎?”

    “你安心寫你的作業,不用管她。”淑梅的話中帶著些許氣憤,她承認小雙凝平日里是挺聽話的,但這次犯錯是事實。要說心里一點氣都沒有,那肯定是騙人的。

    “是你讓她出去做什么事了嗎?”

    “那倒沒有。”

    “那她去哪里了呢?”

    “等她回來,讓她親口告訴你她去哪里了。你別管這么多,快去寫作業。”

    周宇似乎從淑梅臉上看出了不悅,不再多問,取下門上的鎖頭,乖乖回屋里寫作業去了。

    可他一想到淑梅剛剛那表情,心里總是忐忑不安的,怎么也靜不下心來寫作業。

    時值深冬,天黑得早,不一會兒天就黑了下來,淑梅也回到院里忙乎晚上的飯。

    小佑琛擔心的看著窗外,天越來越黑,卻一直沒聽到小雙凝回來的聲音。他實在是按耐不住了,放下手上的作業,來到廚房問淑梅。

    “媽媽,你就告訴我凝凝去哪里了吧?你看這天馬上就黑透了,她一個人在外面也不安全,我現在就去接她。”

    小佑琛雙手抓著門框,還有些戰戰兢兢的感覺。

    淑梅回過頭來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窗外。

    這到村里的最后一班車是六點半,她就是嘴硬心軟,聽小佑琛這么一說,她還真有些擔心凝凝回來晚趕不上最后一班車。

    “嗯……凝凝去鎮醫院給同學補習去了。”

    “補習?和凝凝要好的幾個同學成績都不差,不至于需要她去補習吧?那同學是誰呀?”

    “叫周宇……”

    “什么?周宇?他憑什么讓凝凝犧牲課余時間去給他補習?”小佑琛聽說是要去給周宇補習,他心里怎么會好受。

    他一直對這個周宇印象就不好,而且只要一想到周宇,他就有種患得患失的感覺,總感覺這周宇是來跟他搶妹妹的。

    淑梅微微蹙眉,切刀削面的手也停了下來。

    “這都是她自找的,她呀可真是悶葫蘆,這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她這一鳴呀!對我們家來說,可真是震耳欲聾呀!”淑梅感慨的自言自語嘀咕著。

    小佑琛聽得云里霧里的,根本就聽不懂淑梅在說什么。

    “媽,你這嘀嘀咕咕說的什么呀?我怎么一句也聽不懂?算了,我現在也不知道她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我現在只擔心凝凝。媽媽,我這就去村口接凝凝去。”小佑琛說完,沒等淑梅回應,回堂屋里翻找出手電筒,小跑著往院子門口去。

    淑梅拿著菜刀追出來,在廚房門口大聲叮囑到,“你慢點,凝凝又不是小孩子了,別那么急,路上小心點。”

    “誒!知道了,媽媽,你安心在家等著,我一定平安把凝凝接回來。”小佑琛邊跑邊回應著淑梅。

    他小跑著跑到村口,迎著寒風,在路口來來回回徘徊著,焦急的等著最后一班汽車。

    嘴里自言自語嘀咕著:媽媽這次也是,怎么就放心凝凝一個人大晚上的在外面,要是遇到人販子什么的,那可怎么是好。哼!都怪那個周宇,簡直就是個災星,掃把星,禍害自己就算了,還非得禍害別人。

    偶爾有三三兩兩回村的村民路過,看到小佑琛,禮貌性的打個招呼。

    “佑琛啊!這大晚上的,天寒地凍的,你不回家,在這里瞎轉悠干什么?”

    “噢!長興叔啊!我等我妹呢!”

    “行,那你自個小心點。等著了就早點回吧,這天低的很,待會兒恐怕就要落雨。”

    “好,謝了長興叔,你趕緊回吧!”

    兩人簡單客氣的聊了兩句,那村民轉身朝村里走去。

    此刻,小雙凝還在醫院給周宇補課。

    這錢,周宇是吵了又吵,鬧了又鬧,非得讓他媽媽退給小雙凝家。為此,他甚至還以立馬出院為籌碼逼迫他媽媽。

    可這姜始終還是老的辣,他媽媽一句再這樣就給他轉學,他立馬就服軟了。

    在醫院待著,可以不用去學校,還能和小雙凝單獨一起學習,他還是很樂意的。

    “周宇,今天的課我已經全部教給你了,正所謂,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你自己沒事就好好復習復習,我要走了,這天早就黑透了,再晚就坐不上回村的車了。”小雙凝一邊收拾自己的課本,一邊還算友善的對周宇說到。

    有這一千七百八十塊的教訓,小雙凝身上的刺徹底被撫平,她就是心里有千般不愿,萬般無奈,也只能對周宇好言相待。

    “可……這道題我還沒聽明白呢!你再給我講講吧!”

    “明天吧,明天再給你講,今天真的太晚了,要是錯過回村的車,你讓我今晚露宿街頭呀?”

    “這哪能,有我在,怎么會然后你露宿街頭呢!回不去就住這里陪我得了,你看,現成的床。”

    “你……”小雙凝看到周宇那一副不正經的樣子,是差一點又劈頭蓋臉的罵過去,“你想得美,不跟你胡扯了,再晚真回不去了。”

    小雙凝話音剛落,窗外傳來一道閃電,隨之而來的是嘩嘩的魚聲。

    小雙凝看著黑乎乎的窗外,眉頭一皺。

    不是吧?老天爺,我承認我是犯了錯,可這不也得到相應的懲罰了嗎?你至于還要這樣耍我嗎?

    聽到嘩啦啦的雨聲,周宇心里臉上都開心得不得了。

    “哈哈!下雨天留客天,這下你想走都走不了啰!”

    小雙凝看到周宇那幸災樂禍的樣子,心里憋了一肚子火。

    “有傘嗎?”

    “沒有。”周宇想也不想,干脆的回到。

    小雙凝沒有吭聲,背著書包跑出了病房。

    “喂喂喂,你站住,你要去干嘛?”周宇見狀,掀開被子,從床上蹦下來,光著腳丫子一邊叫著,一邊緊跟其后追了出來。

    小雙凝跑到樓下去,她原本想沖進雨里,迎著風雨跑到汽車站點去,可腳剛踏出去,就被傾盆大雨給逼了回來。

    就這么短短幾秒鐘,她身上的衣服都濕了一大遍,頭上的黑發也被淋濕了。

    她站在醫院大門的房檐下,雙手合在胸前,緊鎖著眉頭小聲禱告著,“老天爺呀,老天爺,別下了行嗎?趕緊停吧!你這樣,我可真趕不上回村的車了,你不會讓我摸黑走回去吧!求求你了,趕緊停吧!”

    她急得跺腳,嘴里一直念叨個不停。

    “哼!都怪那該死的周宇,笨得跟它豬一樣,要不是他,我至于落到這無家可歸的地步嗎?要是以前知道他是這么個麻煩的人,打死我,我也不會去招惹他……”

    這時,周宇趕了過來,打斷了小雙凝的嘀咕聲。

    “呦喂!這是要打死誰啊?小美女,剛剛不是氣沖沖的急著要走嗎?現在怎么不走了呢?”

    周宇一副地痞流氓樣,幸災樂禍在那里歪牙咧嘴的說著。

    還真不知道這周宇,骨子里就是流氓樣,還是故意做出這樣一副樣子,想吸引小雙凝的注意力。

    反正他越是這樣,小雙凝就越是看他不順眼,越是覺得他就是個什么也不是的廢物。

    以前,她還想著把他帶入正途,現在她覺得自己就是在作死。爛泥就是爛泥,又怎么能扶得上墻呢!

    她沒有理會周宇,望著從黑洞洞的空中落下得雨發呆。

    “行了,別回去了,走吧!這外面風大雨大的,我還等著你給我補課呢!你這要給整出病來了,我找誰給我補課呀!”周宇見小雙凝不理他,他拽著小雙凝的衣袖往里拽。

    小雙凝生氣地甩開他的手,“不是你這也不懂那也不懂,問東問西,我至于折騰這么晚嗎?”

    她的不滿,已經寫到了臉上,說起話來也沒有之前那么好言好語了。

    “大小姐,你這一天的課程,讓我兩個小時就全部吞下肚去,你真以為我是天才呀!要真是天才,我還至于麻煩你嗎?”

    “那就是承認自己笨啰?”小雙凝想著,反正現在也走不了,和周宇抵懟幾句打發一下時間也不錯。

    “我……你這叫強詞奪理,怎么著,你不會打算就在這里等著雨停吧!”

    “不用你管,你要是怕你那金貴的身子被凍著,就趕緊回病房去。”

    “我這身體好著呢!這點寒風算什么,你既然要等,那我就陪你一起等,等你徹底死心為止。”

    “隨便!”

    又一陣大風刮過,雨水順著風吹到了小雙凝身上,小雙凝趕緊往后倒退幾步,躲到醫院門口后面的大柱子上靠著。

    她這心里是難受啊,這雨一時半會兒是停不了了,就算停了,也沒有回村的車了,難不成自己真的要走回去。再說了,要是不回去,她也擔心家里人會著急的。

    “怎么了?愁眉苦臉的,就是一晚上不回家,你也不至于跟它天塌下來似的吧?反正現在也沒事做,跟我聊聊你和你哥小時候的事吧?”周宇看見小雙凝緊鎖著的眉頭,湊到她身邊,和小雙凝并排靠在大柱子上。
360彩票预测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