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第二卷敢叫日月換新天 590.龍王和雨師
    仙竹老人閉關多年不問世事,新近剛剛出關,對紅塵界里近些年才涌現的年輕風云人物,知之甚少。

    但有那么特殊的一小撮人,就算仙竹老人自己不去打聽,旁人也會專門提醒他。

    紅塵十杰,都不例外。

    “龍王”徐鵬身為十杰之首,自然更不用多說,何況他有望角逐紅塵巨頭之下最強者的寶座。

    此刻看見那蒼青色的龍威祥云,感受其中雄渾霸道,幾乎仿若一尊巨頭降臨的氣勢,仙竹老人等東周武者,都在第一時間認出來者是誰。

    大家心中驚疑不定,困惑不安。

    且不說龍王幾乎能當蒼龍島半個家,在外行走往往能代表蒼龍島主的意志,單只說他個人實力帶來的壓迫感,就讓東周眾人喘不過氣。

    仙竹老人作為眼下東周一行人為首者,沉住氣,向天空中蒼青色的祥云一禮。

    “老朽仙竹,見過龍王。”老者語氣不疾不徐:“我等與北海燕然山一戰,延綿至大海上,實屬無奈,不過不曾踏足蒼龍島周遭海域,不知龍王此刻前來,有何指教?”

    他聲音沉穩,但內心也略有忐忑。

    歷史上,蒼龍島同北海燕然山之間,并無多么深厚的交情,此前也沒有風聲表明蒼龍島與燕然山最近結成同盟。

    蒼龍島素來封閉,按理來說,不至于主動介入大戰,援助燕然山。

    但他們兩家皆是魔道圣地,誰知道暗地里是否有不為人知的瓜葛?

    眼下東周形勢一片大好,打得燕然山上下節節敗退,四下逃散。

    可如果蒼龍島突然介入,則可能橫生枝節。

    東周眾人,心中都感到不安,雖不至于畏懼,但都忍不住思索蒼龍島為何突然一改往日低調的作風。

    上空蒼青色的龍威祥云中,漸漸現出一個青年身影,中等身材,一襲黑衣,脖頸右側露在外面的肌膚上,隱現一片龍紋。

    赫然正是“龍王”徐鵬。

    徐鵬現身,并未出聲回應仙竹老人,只是凝神注視對方。

    仙竹老人心中愈發驚疑,生出不祥的預感。

    他下意識凝聚自己一身功力護體抵擋。

    紫光閃耀間,就見一根根紫竹在他身邊憑空升起,化作一片竹林,將他包圍在正中。

    紫竹呈現透明狀,光芒閃動,流轉不休,看似松散,卻仿佛一座密不透風,堅不可摧的堡壘。

    然而在徐鵬的目光注視下,這座閃動紫光的堡壘,竟轟然搖晃,仿佛隨時都可能垮塌。

    仙竹老人面上勃然變色:“閣下到底想做什么?”

    徐鵬神色漠然,不發一言。

    但籠罩周天的蒼青祥云內,浩蕩龍吟聲越來越響,到了最后,震耳欲聾,懾人心魄。

    本來無形的龍吟聲,竟漸漸化作有形的龍影,包圍紫竹聚攏而成的堡壘,并不停沖擊。

    紫竹噼啪作響,漸漸開始出現崩裂的痕跡。

    周圍東周眾人,并未遭到波及,但都被震得東倒西歪,大家盡皆惶然。

    實力境界差距較大,強者不必出手,便可能取人性命。

    但仙竹老人好歹也是第十七境的修為,面對龍王,竟然也如此不堪一擊?

    旁觀者雖眾,但見了如此場面,都遍體生寒。

    不過,膽顫心驚之余,有些人心神反而略微安定幾分。

    因為看徐鵬這動手的模樣,似乎并不是針對所有東周人,而只是針對仙竹老人一個。

    他今天,不像是代表蒼龍島找東周皇朝麻煩,而是跟仙竹老人有私人恩怨。

    陳洛陽的半海道人分身遠遠望見,心中暗自沉吟。

    有關仙竹老人,如果不查詢白玉瓶的話,他了解也很有限。

    對方似乎已經有很多年不曾在紅塵中走動。

    別說是他了,紅塵古神教內的典籍關于此人的信息資料,如果不特意用心去查,恐怕都少有人知。

    對于年輕一輩來說,這老頭勉強都能算是歷史人物了。

    這可能就是徐鵬今日才找上他的原因。

    此前仙竹老人一直隱世不出,徐鵬不知道其下落,甚至根本不知道對方躲在東周,所以一直不曾有動作。

    近日仙竹老人終于重出江湖,更在東海上活動,消息傳到蒼龍島后,徐鵬立馬就找上門來。

    從這一點來看,仙竹老人或許壓根沒意識到自己還有這么一個厲害的大仇家。

    這倒也不足為奇,別說徐鵬在紅塵界揚名了,在他生出來前,仙竹老人就早已閉關。

    仇怨,或許源自徐鵬的家族長輩。

    仙竹老人,并不知道他在閉關前結下的舊仇人,到了如今竟有一個如此強大的后代子孫。

    于是仙竹老人就悲劇了。

    陳洛陽雖然不明真相,但大概猜出些來龍去脈。

    只是如此變化,也著實出乎他的預料。

    說起來,他這次還特意沒有讓韓莓來這邊,就是為了避免突發意外,也免得有人懷疑自己故意借韓莓來調動蒼龍島。

    卻不曾想,韓莓沒有來,居然是徐鵬到了,而且似乎跟東周皇朝站到了對立面上。

    接下來,就要看東周如何處理了。

    這可能影響整個局勢。

    自己在其中,方略或許也要隨機應變調整才是……

    陳洛陽正思索間,心中忽的一動。

    遠方,忽然現出一道道黑色的龍卷風,仿佛一條條怒龍,在天地間肆虐。

    不過眼下,這些黑龍卷風,卻像是在慌不擇路,倉惶奔逃。

    龍卷風來到蒼青祥云邊緣,就仿佛直接撞了墻,不得寸進。

    但徐鵬也沒有攻擊對方,那些黑色的龍卷風,連忙繞過蒼青祥云試圖溜走。

    倒是龍卷風后方,一片同樣極為巨大覆蓋穹隆的烏黑雨云移動過來,同蒼青祥云之間展開碰撞,雙方似是碰上勁敵,互不相讓。

    其他東周武者,見到那片雨云,都發出歡呼。

    “成先生果然來了!謝天謝地!”

    雨云本是在追趕那逃遁的黑龍卷風,這時不得不停下自己的腳步。

    傾盆大雨中,現出一個略有些佝僂的男子,腋下夾著一把油紙傘,嘆息著看向徐鵬同仙竹老人:“龍王何苦難為我東周客卿?”

    正是“雨師”成叔至,東周五大柱石之首,被譽為女皇之下東周第二高手。

    他的到來,讓東周武者大都安下心來。

    紅塵界里,武尊之下,如果說還有能匹敵“龍王”徐鵬之人,那首推蠻荒王后青空桑同眼前的“雨師”成叔至。

    他們三人,也被并稱為紅塵十強武圣中的前三強,距離巨頭之境最近的存在。

    三人彼此之間排名雖然常有變化和爭議,但公認與十強武圣里后七人存在斷層一般的差距。

    隨著成叔至目光一截,仙竹老人身上的壓力,頓時放松。

    但徐鵬沒有絲毫退讓的意思,直接伸出一只手,向仙竹老人抓去。

    成叔至神色凝重幾分,同樣出手。

    兩人都是凌空伸手一招,卻仿佛有兩只無形巨掌,拿捏天地時空。

    天地景象此刻,似乎都在隱隱扭曲變形。

    仙竹老人被困在雙方交手中央,雖然成叔至有心回護之下,老者不至于身死,卻也壓力巨大,更沒有機會逃走脫身。

    “還請龍王手下留情。”成叔至咳嗽連連:“仙竹前輩,是家父的老交情,成某無法坐視不理。”

    徐鵬終于開口:“二百年前,他滅赤嶺方氏滿門,僅我外祖一脈僥幸存活,此后他一直不知所蹤,如今終于被我找到,此乃亡母臨終遺愿,誰來求情都沒用。”

    眾人聞言,都略微一怔。

    赤嶺之名,大家還有印象,赤嶺方氏就大多數人沒聽說過了,想來是因為年代太過久遠的緣故。

    不過赤嶺位于如今西秦皇朝統御范圍內,向上回溯二百年左右,倒好像是北魏之地。

    北魏皇朝覆滅后,領土大都為東周、西秦、北海燕然山、黑水絕宮等實力瓜分。

    “方氏……印象中好像是昔年北魏皇朝一方名門望族?”原本被雨云追趕的黑龍卷風,這時順勢停下來,現出一個膚色蒼白,嘴角溢血的青年女子。

    她視線在徐鵬、仙竹老人、成叔至三人身上走了一圈。

    聯系時間,二百來年前,應該正是北魏滅亡之際。

    大廈傾倒,誰都顧不了誰,整個北魏境內殺伐戰火喧天。

    可能就是在那個時候,仙竹老人趁亂滅亡了赤嶺方氏一族。

    只是不料有一脈血裔殘存,到最后更出了“龍王”徐鵬這般人物。

    仙竹老人也是到了這時候,才明白為什么徐鵬找他麻煩。

    不過老者并不服軟,反而冷哼一聲。

    “方氏一族的族長,當年曾導致仙竹前輩的夫人亡故。”成叔至嘆息著說道。

    徐鵬先點點頭,然后又搖搖頭,平靜看著仙竹老人。

    “你有后人,可隨時來尋我報仇。”

    說罷,便忽然有一道黑影閃過,速度之快,讓成叔至與陳洛陽都有眼前一花的感覺。

    仿佛一條黑龍,從蒼青祥云里,猛然竄出。

    驚天龍吟聲中,“黑龍”撲到成叔至面前,然后龍尾猛然一甩。

    “黑龍”欲要將成叔至打退,而徐鵬手一招,便要將仙竹老人捏到掌心里。
360彩票预测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