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我要成為超級傭兵王 > 正文卷 105
    克格看到袁健有些沮喪的樣子后,便出聲好意地提醒,但更多的,克格是不想對方賴在自己身上,要知道袁健和克格的關系還不算熟悉,讓一個陌生人時刻跟在自己身邊,化作誰都會感到不自在吧?

    綠意盎然的景色,不斷地在眾人兩旁飛逝而過,然而在這種環境之下,恐怕也就只有克格、姜誠風和幾人有心思觀看,更多的人還在想著心事,有的在想,克格究竟是誰,為什么會和龔兆杰看上去關系不錯,而有的人則是在想,自己的實力什么時候才能夠增強。

    在趕路的期間,四周圍時不時響起了獸吼,這一道道聲音牽動著眾人的心弦,因為他們擔心著會有獸軍又開始進行襲擊,不過直到進入萬蒼城了,眾人還是沒有遇到意外,或許是龔兆杰他們的戰況不錯吧!

    “看,前面就是萬蒼城了,我們到了。”

    閉目養神的克格,在聽到隊員這般喊叫后,便將目光轉向前方,果然,萬蒼城的輪廓已經出現在眾人的眼中,看著戒備森嚴的城墻,克格有些感慨,如此熟悉的一幕,卻是少了幾位熟悉的人,風烈、龔達強和龔文博……

    “咦,舒砂?”

    克格忽然發現了一名熟悉的人,看著后者那稚氣比他更甚的面容,克格很快就知道了眼中之人是誰。

    “克格,你去哪里?”

    “我有事情,你們先進城吧,袁健大叔,你先去客棧等我!”

    克格一躍躍下了異寶,期間姜誠風微微睜開了眼睛,不過很快就重新閉上,既然克格有事,那姜誠風也不會去干預,心中微微一動,異寶前進的速度增快了許多。

    “哈哈哈……你個臭小子,我要讓你明白,得罪我們是什么下場!”

    “你夠了,明明就是你們先招惹舒砂的,居然將黑的說成白的?”

    “你這個家伙是什么意思,這里有你什么事?”

    克格剛剛走過去,便聽到了幾人的爭吵,不過爭吵比較混亂,因此克格聽不出一個所以然,微微皺眉,克格直接來到了幾人之中。

    “要我說啊,你們都是一群廢物!”

    “咦,你是誰!滾滾滾,這里閑雜人等不準……啊啊啊……”

    剛剛靠近的克格,便遭受到了修者的驅趕,然而雙方的實力根本就不在同一個層次,克格僅僅動用了一些小手段,便將兩名負責驅趕的修者擊敗,周圍的人在看到強勢的克格后,心思可謂是各異。

    “混賬,你知道我是誰嗎,居然敢干預我的事情?說,你是那個家族的人?”

    由于克格的年紀,因此被人誤會是紈绔子弟也不足稀奇,就在修者質問克格的時候,一時間有些呆愣的舒砂方才回過神來。

    “克格大哥,是你嗎?”

    克格朝著年紀比他更小的舒砂微微一笑,后者立馬歡呼雀躍了起來,這一幕讓舒砂的朋友隱隱有些不舒服,不過想到克格的作用后,那人也就沉默下來,并將情緒給深深隱藏。

    克格當然知道這一點,不過他沒有點破,看著仍然在開口閉口威脅的修者,克格伸出了右手,手指對準了幾名修者,看其樣子似乎是在準備什么厲害的元術,幾名修者在看到這一幕后,立即手忙腳亂地離開。

    “克格大哥,多謝了……這位是我的朋友,多虧了他,我的處境才會好些。”

    克格看向了舒砂所說的那個人,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雖然舒砂的朋友似乎對克格不太滿意,但在禮貌上,舒砂那名朋友做得很好。

    “舒砂,他們怎么會欺負你呢?我記得你們舒家在萬蒼城,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吧?”

    克格的話似乎刺中了舒砂的內心,一時間氣氛有些沉寂下來,克格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了什么,便趕緊想要拉回話題,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舒砂開口說話了。

    “唉,其實原因很簡單,我們家族之所以能夠在萬蒼城有立足之地,原因就是我們家族中有一名元師境修者,也就是我父親的爺爺,然而在前不久,曾祖父他死了!”

    克格心頭巨震,一名元師境修者竟然死了?

    “看來我應該重新審視這場戰爭了,不能再掉以輕心,連元師境修者都可以隕落,我一個小小的元丹境算得了什么?”

    看著克格難看的神情,舒砂還以為對方是在默哀。

    “克格,你也不用這樣,雖然曾祖父他逝去了,但是我二叔也因為這個緣故,已經重新回頭了。”

    “你二叔?他不是……”

    克格有些奇怪,舒砂的二叔不是被廢除修為了嗎?

    “嗯,我二叔雖然沒有了力量,但是在我父親戰斗的時候,他負責舒家在萬蒼城中的一部分管理,目前來說,族人對我二叔還是能夠接受的。”

    “怎么樣,袁健大叔,東西都已經買完了吧?”

    “早就買好了,就等你和那小鬼告別完,我們就可以走了。”

    克格和袁健在大街上交談著,他們已經在萬蒼城中待了一天,而此時的他們正在準備著東西,準備著前往前線的東西,看著一言不發的克格,袁健嘴皮蠕動了幾下開口說。

    “克格,難道你不留下來一趟嗎?雖然我比較不想繼續待在這里,但那個小鬼總是被人欺負也不好,你直接將元丹境修者的名號搬出來,嚇一嚇那些人,這樣那些修者不就老實了嗎?”

    “唉,事情哪有你想的那般容易,那些修者之中,也有幾人背后的家族是有頭有臉的,我這樣子做,就好像是在削那些家族的臉面,哪怕我沒有這個意思,那些好事的修者也會四處傳唱。”

    克格的擔心不無道理,若是他主動出手教訓那些修者,勢必會引起對方家族的某些不滿,不要說群擁而上了,只要其中有一個家族對舒家表現出敵意,就一定會讓舒家陷入為難的處境。

    “當然,若是我能夠用龔家的名號,那么舒家應當會沒事,只不過我和龔家實際上不熟,真正和我深交的,也就只有龔達強兩兄弟。”

    克格腦海之中緩緩想著,不過最終還是想不出一個好辦法,只能讓舒家自己小心一點,反正在萬蒼城之中,還是有規矩束縛著的,那些修者也不敢亂來,否則龔家和方家不會放過他們的。

    “看來也只能等我晉升元師境,才能有資格在萬蒼城中說話吧?”

    克格想著元師境,此時的他是一名元丹境中期的修者,實力也只不過是元丹境中上游,距離元師境根本就相差甚遠,除非有機遇,否則按部就班地修煉,也需要一年半載的時間才能夠,這還是樂觀的估計呢!

    “克格,看!那幾個小鬼又來了!”

    克格抬頭望去,那里是克格讓舒砂等候的地方,此時的舒砂正被幾個孩子圍在一起,周圍的人似乎在忌憚著什么,因此并沒有出手相助,克格看到這里,便抬腿朝其而去,身邊的袁健看見了,也連忙跟上。

    “怎么啦,你的守護神呢?該不會是拋棄你了吧?”

    “不可能,克格大哥才不會怕你們呢!”

    “哈哈哈……你說不怕就不怕?倘若他不怕,怎么這么久都沒有過來?我想啊,那家伙就是遠遠地看見了我,可就是偏偏不過來,因為他啊,害怕得逃跑咯!”

    “你說誰害怕得逃跑了?”

    修者的笑容凝固在嘴角,身后的聲音讓他有些難堪,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臉,眼眸之中蘊含著憤怒的焰火,修者緩緩轉身,頓時將克格的身形捕抓在眼中。

    “是你?”

    出乎意料,修者似乎認識克格,這一點讓場上的眾人都感到訝異,不過眾人在看到克格的神色后,卻又有些許疑惑,那克格根本就一副不認識修者的模樣,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當這個小鬼吃了熊心豹子膽,原來是有你在撐腰啊?新手榜的元丹境修者,克格?”

    場上的人,大多數都不知道克格是誰,然而他們在聽到“新手榜的元丹境修者”這九個字后,便神情立馬一變,他們之中有很多人都沒有上過新手榜,由此可見新手榜的確是一種肯定,現在有一個被肯定的修者出現在面前,眾人難免心潮澎湃。

    “不過倘若你以為這個名頭,就能夠嚇退我的話,那你就實在太天真了,老實和你說吧,我也是新手榜的修者,恰巧,我的實力也在元丹境。”

    修者再一次拋出爆炸性情報,眾人又一次倒吸涼氣,而克格和袁健兩人也明白了過來,為什么那些修者會如此有底氣了,原來是因為有這種人幫忙。

    “……”

    克格看著袁健和對方爭吵起來,其實袁健一開始是沒有介入其中的,然而那名修者竟然好死不死將袁健拖下水,而克格見此自然也省得口水,任由袁健和對方爭吵起來。

    “也罷,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那好,我現在正式向你提出挑戰,怎么樣,敢不敢應戰?”

    克格有些愕然地看著眼前的修者,隨后方才記起來,原來新手榜之中,同境界的修者是可以相互挑戰的,輸了一方則會掉下排名,看著胸有成竹的修者,克格一時間不知道對方的自信是從哪里來的。

    其實這就是克格不清楚了,修者原本也不想向克格提出挑戰,只不過欺負舒砂的那個男孩,其實就是修者的弟弟,修者當然要為其出頭,這也說不上對和錯,因為事情的真正由頭,只在男孩身上,而修者只不過是保護自己的弟弟而已。

    當然也還有一點原因,那就是克格的排名比修者高了,這一點修者很是不服,再加上以前他也研究過克格,發現當初克格的實力要比他低一些,因此才有信心下戰書。

    “既然你希望和我過一過招,那我就答應你好了。”

    不要以為克格是勝券在握才說得敷衍,其實克格的內心同樣謹慎,雖然克格的實力此一時彼一時,但在沒有摸清對方的底之前,克格是不會放松警惕的。

    “好,那你就來試試看吧!”

    修者果然被克格激怒了,不過這種憤怒還在可控制范圍內,所以修者并沒有因此而露出破綻,交戰的時候,克格又繼續嘗試激怒對方,只不過對手好歹也是一名元丹境修者,哪有克格想象的那般愚蠢?

    “克格大哥沒有問題吧?”

    走到袁健身旁的舒砂,有些忐忑不安地問著,欺負他的人,也因為克格的緣故而暫時離去,一旦克格敗北了,那些人勢必會從今往后肆無忌憚地耍弄他,這一點是舒砂感到害怕的。

    “放心吧,我雖然不清楚他們兩個的實力,但我有預感克格一定會贏。”

    袁健安慰安慰舒砂,不過還沒有等到舒砂開顏,遠處的一名修者就不合時宜地插話。

    “哎呦,不知道實力,居然還知道哪一方勝利,如此神通果然厲害厲害,我實在是佩服佩服啊!”

    袁健雙眼微微瞇起,從小到大的經歷,早已經讓他深深明白一個道理,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雖然有些事情是不能用暴力解決的,但真的有需要暴力的時候,就應該強硬一點,哪怕是嚇嚇對方也好,因為對方的內心,其實也是會害怕的。

    果然,在接觸到袁健那充滿兇光的眼神,那些原本還是吵鬧的修者,霎時間安靜了不少,當然,這不代表就沒有人繼續說了。

    “看來你的實力又有所增長,果然是能夠上新手榜的人,潛力就是不一樣,可惜的是,這么短的時間內,就連一年都還沒到,你的實力又能夠增長到什么地步呢?”

    修者的話音剛落,克格就有所察覺,他發現四周圍的空氣有些奇怪,就好像被人硬生生地給凝固住一樣,克格用元力去沖擊,卻發現自己的元力在空氣之中是寸步難行。

    “現在我倒是要看看,你憑什么和我斗!”

    修者忽然發出一道道元術,克格輕輕抬手便想將其擊潰,然而讓克格沒有想到的是,那些速度緩慢的元術,沒有過多久就開始加速,一時間竟是讓克格肉眼發現不了。

    “轟!”

    克格身上即刻被三四道元術轟中,所幸克格并沒有受到嚴重的傷害,這或者是對方低估了克格的防御,也或者是修煉完天座十二第六轉的克格,身軀強度遠超尋常人。
360彩票预测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