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二十三章 絕不容有失
    秦云也看得出,能雷霆分化,顯然掌心雷也只是這位伊蕭姑娘實力的冰山一角。

    “奇怪。”

    郡守老者看著眼前的三頭妖怪尸體,渾濁眸子中有著一絲疑惑,道,“選花魁時雖人山人海,可同樣也會派遣諸多高手在周圍,妖怪也同樣貪生怕死,怎會有三個來送死?”

    “爹,不但是這樣,這頭犀牛妖都被秦云兄斬成兩截了,還吐出心臟,心臟炸裂,飛濺無數毒液,便是濺到河岸上的少許幾滴毒液便讓數人化作一灘膿水。”說著溫沖還指向了遠處的一些膿水,暫時兵士們都不敢去碰觸,“秦云兄說了,這些不是尋常妖怪,是魔仆。”

    “魔仆?”郡守老者一驚,“怎么可能,我廣凌郡境內最近數百年,就沒出過魔仆。”

    “溫伯伯,的確是魔仆。”一旁伊蕭姑娘也道。

    “水神大妖在我廣陵郡為禍兩百余年,修行這么久,學會了煉化魔仆之法,也不奇怪。”秦云說道。

    郡守老者皺眉,面色凝重:“如果是這樣,那就麻煩了。過去妖怪們雖然兇戾狠辣,可也怕死!讓他們送死?他們寧可背叛那位水神大妖。可魔仆卻根本不怕死,以后可就麻煩了,說不定來刺殺我的都會更多。”

    溫沖面色一緊,他可是郡守公子。

    “不但如此,這次秦公子和伊蕭都出手,水神怕很快知曉,怕會遷怒你們兩位。”郡守老者道。

    “我孤身一人來此,那些妖怪奈何不了我。”伊蕭姑娘微微一笑。

    秦云則是皺眉道:“郡守大人,我平常在府內,倒不怕有妖怪魔仆來襲。只怕我不在府內的時候。”

    “這樣,我安排二十具滅妖弩、一具追星弩送到秦府。”郡守老者思索下說道。

    “謝郡守大人。”秦云連道,父親乃是銀章捕頭,秦府內本就護衛仆人一堆,尋常弓弩都不少,便是滅妖弩都有三具。如今一下子就多了二十具滅妖弩,以及更珍貴的追星弩。追星弩都是能威脅到秦云這一層次的高手了,像妖怪頭領‘褚庸’這層次的如果被轟擊中要害,也是會當場斃命的。

    至于對付秦云?

    若是被上百具追星弩同時對上,秦云也只能拼命逃命,能否活命都兩說,當然僅僅十具八具他是不在意的。

    至于魔仆?秦云并不擔心。

    一來,輕易遷怒不到自己。

    二來,魔仆煉制不易,得拿妖怪來煉制,那是要妖怪的命,就是水神也得找個由頭抓些小妖。若是大肆煉制,恐怕妖怪們都會溜掉甚至造反。而且還得大量財力!煉制這玩意,消耗一點不比煉丹煉器低。最重要的是……要煉制出一個成功的魔仆,恐怕失敗的更多,水神大妖剛開始煉化,經驗不夠,怕是拿十頭妖怪,能煉制出一頭魔仆就算不錯了。

    “這次派遣三頭魔仆來,應該是水神剛煉化成功,想要借此看看魔仆的威力。”秦云暗道,“畢竟這三頭魔仆,實力明顯強弱不同。最弱的,連掌心雷分化出的一道雷霆都扛不住就死了。那狼妖要強些,可也是被滅妖弩所殺。唯有犀牛妖最是厲害,甚至還有同歸于盡手段。”

    秦云嘴上說擔心,也是借此給秦府討要些好處。

    “秦大人也是我廣凌郡銀章捕頭,秦公子更是為朝廷曾立下大功,多安排些弓弩也是應該。”郡守老者笑道。

    “今天伊蕭也來了,那你們就一同去我郡守府上,還有第三位同行者我這就讓他前來,他是廣凌郡人,早就在郡城等著了。你們三個聚聚,聊聊,之后也能配合的更好。”郡守老者道。

    秦云、伊蕭都點頭。

    ……

    郡守老者帶著秦云、伊蕭等一眾人等回了郡守府,也派人去請另一位同行者‘賈懷仁’。

    剛回來,在書房內屁股還沒坐熱。

    “爹,爹。”溫沖連趕到書房。

    “什么事,怎么慌慌張張?”郡守老者放下茶杯,皺眉喝道。

    溫沖連道:“張前輩剛才來信了,信中說,需要寒萃靈液的修行者很少,所以靈寶山上積存的也很少,他也很難一次性從宗派內弄來十斤,他讓你寬限到半年。”

    道家三大圣地之一的‘靈寶山’,也是最古老的圣地。

    “信在這。”溫沖將信件遞給郡守。

    郡守老者接過迅速掃過。

    “弄不來?如果需要半年之久,我還找他作甚?”郡守老者原本平靜的面容都猙獰起來,“張老鬼從我這拿走了多少好處?現在讓他辦事,他就給我拖拖拉拉!靈寶山乃是道家三大圣地,更是其中最古老的圣地。寒萃靈液積存怎么可能少?他只不過是嫌麻煩!”

    “你給我立即寫信,就說一個月內他至少得給我湊齊六斤寒萃靈液,剩下的也必須兩個月內湊齊!湊不齊,以后別再找我了!不,我親自來寫。”

    自從年齡大了后,很多事都是讓兒子溫沖去辦,最多最后親筆署名蓋印而已。

    “爹,和他撕破臉?”溫沖有些猶豫。

    “一個先天虛丹境而已,我還怕他?只是他是靈寶山的弟子,在一直給他面子。”郡守老者眼中滿是兇光,“我壽元所剩無幾,這次那一枚千年冰玉果,我必須得到!”

    郡守老者看著溫沖,“沖兒,我壽命若是能延二十年,這官職還能往上走走,也能給我們這一脈,給你和幾個兄弟積累更深。”

    “孩兒明白。”溫沖連道。

    “張老鬼,吃我的用我的,不給我辦好事,哼哼,平常在我面前擺擺譜就罷了,這次他做不好,休怪我翻臉!過去吃我的用我的我都要讓他吐出來!”郡守老者眼中滿是兇光,為了二十年壽命,誰敢阻他,便是要他的命!

    郡守老者立即坐下親自書信,信中文字怒意澎湃。

    溫沖在一旁看的都忍不住道:“爹,就算遲三五個月給這秦云寒萃靈液,他全家都在廣陵郡,想必他也不敢怠慢。”

    “哼,你懂什么?”郡守老者冷聲道,“他是否傾盡全力,表面可看不出!而且修行人有些也很涼薄,拋棄妻兒父母一心修行求長生的多的是。甚至我都聽說過殺死所有親人斷開所有牽扯的修行瘋子。”

    “在出發前往蒼牙山之前,我必須給他一批寒萃靈液!拿了我的東西,按照修行人的話說,這就是一份因果!他乃是大派出身,更去過北地邊關,結識眾多修行者,定知道因果關系之大。受了好處,必須傾盡全力,否則因果糾纏下,將來修行路自會有諸多坎坷甚至劫難。”

    溫沖了然:“爹英明。”

    “趕緊,拿著我的書信立即寄過去。”郡守老者將寫好的遞給溫沖。

    溫沖接過一看,點點頭:“只要這張老鬼不想和爹撕破臉,都得乖乖去做。”

    “他和我之間,主要還是他求我為多。”郡守老者淡然道,“真當我溫家的東西那么好拿?哼哼。”

    “我這就去寄。”

    溫沖拿著信立即出去。

    郡守老者看著兒子離去,眼眸中滿是寒光:“這次奪靈果,我絕不容有失!”

    這千年冰玉果,關系的可是他二十年的壽命!
360彩票预测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