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 > 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破曉等于男候補圣女
    江左這個時候還在安心的修煉,剛剛寒月位格不夠,他直接解封了戰靈碑,讓戰靈碑過去幫忙。

    如果連戰靈碑都不行,那只能他親自出手了。

    好在戰靈碑還有點用。

    現在他只要在一兩天內升七階就好了。

    到時候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了。

    很完美。

    ————

    天靈九峰。

    九汐都已經問了,自己都已經說了,蕭筱默自然也就不再有隱蔽,說都說了。

    還能怎么辦?

    繼續唄,希望破曉大佬別跟她一般見識。

    蕭筱默道:“后面就是破曉開始接委托了,因為破曉性格的原因基本都是差評。

    但是他的實力擺在那里,成功率幾乎是百分百。

    哦對了,那天后我們問了破曉修為的事,確定那時候他才1.1。

    那時候他過兩天修為就高一點,速度快到讓人懷疑人生。”

    這個蘇琪沒什么興趣,只要知道是那時候開始修煉的就行。

    “那他還做過什么夸張的事嗎?”蘇琪問道。

    “夸張嗎?應該算仙靈洞府吧,那時候他在里面又刷新人我們的三觀。”蕭筱默說道。

    靜月在一邊問:“是湖里穿越藤蔓防線的那位?”

    蕭筱默點頭。

    靜月一下子理解了,果然,是這樣,破壞仙靈洞府入口的也是他。

    至于為什么,她就不理解了。

    這就是那個神秘人啊,她都要忘記了都。

    難怪會在圣地據點察覺到寒月的寒意。

    靜月感覺很多事都能說通了。

    蕭筱默繼續道:“那時候我們出仙靈洞府外圍的辦法,也是破曉大佬給的。”

    蘇琪皺眉,然后問道:“那時候他離開洞府了?我記得他還接了我的委托,他知道我的均衡玻璃柜被誰偷了?”

    蕭筱默轉頭看向默言。

    默言立即撇清關系:“跟我沒關系,我就給了破曉大佬地址,誰知道破曉大佬會跑去偷柜子,大佬的思維我哪懂。”

    蘇琪:“……”

    靜月:“……”

    破曉偷了柜子?

    然后不約圣女約九汐?

    蘇琪不明白這個人到底想干嘛,不對,可能知道了。

    可又覺得不是。

    最后只能先放一邊了。

    看后面是什么情況。

    蕭筱默尷尬道:“那可能是個意外,不過破曉對圣地真沒有惡意。

    我記得那時候你們要攻打血妖,血妖據點有個陣法攔著,破曉還特地畫了陣法破解方法,讓我交給你們。”

    蘇琪一下子就想起來了,她就覺得那個解說很順,還很想某人的解題思路,原來真有貓膩。

    “然后呢?他還做過什么?”

    “聽說天地大局之所以會塌是因為破曉在里面的緣故,具體是怎么回事我們不知道,破曉沒說。

    但是他應該在里面注視過你們吧。”

    聽到這個蘇琪跟靜月就愣住了。

    當初蘇琪一出現,就突然被傳送離開,后來圣地大獲全勝。

    她們師父告訴她們說,里面有個非常可怕的存在。

    但是突然間好像對她們失去了敵意。

    靜月一下想起了萬歷門看到的事。

    蘇琪的出現改變了世界,成為了大事件。

    也就是說,如果蘇琪不出現,她們所有人都要死?

    而且世界走向會直接變了?

    破曉有這么大的能量嗎?

    蘇琪沉默沒有說話。

    等待蕭筱默繼續往下說。

    “再之后就是去了圣地了,那時候圣地有鬼修都是破曉大佬讓我們通知你的。”蕭筱默說道:“不過這些都是小事,還記得那時候有人用天地大勢攻擊你們的祭祀嗎?”

    靜月道:“那個提供位置的,就是他?”

    蕭筱默搖頭:“不是的,不僅僅是提供位置的是破曉大佬,以一人之力擋下天地大勢的也是破曉大佬。

    那時候他才一階啊。

    擋下來后,破曉大佬直接失蹤了。

    他去了哪里我們不知道,破曉大佬也沒有說過,但是回來的時候破曉大佬應該是受了重傷。”

    蘇琪一愣,擔心道:“他受傷了?很嚴重?”

    蕭筱默搖頭:“我們沒見過,不過破曉大佬花了好多錢買靈藥。”

    這時候六月雪打字:對的,那時候我從圣地拿的靈藥,都是破曉買的,大概價值幾顆八品靈石。

    八品靈石的靈藥?

    這傷的得多重啊。

    他是不是瘋了,一階跑去擋天地大勢?

    蘇琪一下子想起之前的感覺,難怪自己心神不寧,原來自己被騙了。

    師父也只是聽了聲音。

    她應該更謹慎點的。

    “再后來就是釣魚的事了,那時候破曉大佬好像偷了兩條陰陽魚,那個仙鎖也是他引出來的。”蕭筱默說這個的時候有些尷尬啊。

    但是不說這個后面就不好說了。

    此消彼長吧。

    蘇琪聽到這個又是一愣,又偷?

    怎么這么喜歡偷啊。

    然后她想起了十七十八。

    不至于吧?

    蘇琪看了靜月一眼,靜月權當自己沒聽見。

    這可不是好事啊。

    被知道了可不得了。

    難怪她們那時候等不到陰陽魚上來。

    為了不讓蘇琪尷尬,靜月問道:“后來呢?”

    “后來破曉大佬就跟圣地打起來了。”蕭筱默道。

    蘇琪跟靜月一臉懵逼,什么時候的事?

    柳依依在一邊道:“我記得那時候是那些人想讓圣女完成使命來著,你們師父不答應對他們出手了。

    后來就是破曉出手了,跟他們大打了起來。”

    聽到這個靜月跟蘇琪徹底愣住了。

    靜月問道:“你們是說,跟銀甲打起來的是破曉?”

    蕭筱默點頭:“是這樣的。”

    這已經完全超出了她們的設想了。

    為什么?

    因為她們知道,跟銀甲打起來的,可是男候補圣女啊。

    男候補圣女是什么人?

    強大到沒邊的人啊。

    然而現在破曉就是男候補圣女,這是她們完全沒有想到的事。

    也就是說男候補圣女,其實就在她們身邊?

    難怪對她們沒有惡意。

    不對,還是有惡意的,態度一點都不好。

    這么一想人設對的上,那么時間呢?

    時間也對的上,男候補圣女就是在祭祀的時候出現的。

    那么好多事是不是都能想的通了?

    蘇琪有點不敢相信,他居然開口罵她。

    還讓她滾。

    還嫌棄她弱。

    在圣地還坑了她好多次。

    還偷她東西。

    更讓人生氣的是,自己還一直惦記著他受傷的事,還不打算反駁自己。

    沒出息。
360彩票预测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