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吞噬神話 > 第三卷戰天下 第六百一十章
    “眼看她們還有一個月就進地府投胎了,我不想她們就這樣無緣無故的被打入十八層地獄受那漫長的刑期。”林不凡唉聲嘆氣的說道。

    “你這想法是好的,但是你想做什么事的時候你先要掂量一下你自己的實力,如果今天不是你師祖出現的話,我們這些人恐怕都要身首異處了。”

    “柏兄弟,今天的事真是對不起。”林不凡紅著臉不好意思對柏皓騰說道。

    “林兄弟你不要多想,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再做任何事的時候多考慮考慮不要太沖動。”柏皓騰說完這話拍了拍林不凡的肩膀就往樓上走去。

    “二柱子,這時間不早了,你上去休息吧,讓我一個人坐在這冷靜會兒。”林不凡對著身旁的二柱子說道。

    “師傅,我陪陪你吧。”二柱子表情凝重的看著林不凡說道。

    “不用了,你還是上去早點睡覺吧,讓我一個人靜靜。”林不凡仰在沙發上對二柱子說道。

    “那你也早點休息。”二柱子點著頭說完這話就往樓上走去,二柱子對林不凡有些不放心,他時不時的回頭看著林不凡。

    過了十分鐘左右,王鶴瞳臉色難看的從樓上走了下來,看到王鶴瞳這個樣子林不凡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大師姐怎么樣了?”林不凡趕緊向王鶴瞳詢問道。

    “大師姐傷勢不輕,她進屋的時候又吐了兩口血,現在正在屋子里調息呢。”王鶴瞳一臉擔憂的說道。

    “這件事要怪我,是我今天連累了你們差點送了性命。”林不凡一臉慚愧的對王鶴瞳說道。

    “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況且大家現在也都相安無事,我大師姐的傷調息兩天應該就沒事了,你也別太放在心上。”王鶴瞳安慰著林不凡說道。

    “鶴瞳,我覺得你張師兄說的對,你們應該搬出茅山堂,我怕我早晚有一天會連累你們的。”林不凡認真的對王鶴瞳說道,而且林不凡這句話也是發自內心說的。

    “林哥,你說這話就見外了,我們要是怕死的話,早就走了,你也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現在我們就是一家人,有難同當有福同享。”王鶴瞳一臉微笑的對林不凡說道。

    “可是”

    “你別可是了,這件事以后你也別提了,我上去陪我大師姐了,你也早點休息吧。”王鶴瞳說完這話就往樓上走去。

    王鶴瞳越是這樣說,林不凡心里就越慚愧,林不凡也在心里暗暗的發誓,從今天開始再也不多管閑事了,正因為林不凡這多管閑事的毛病害了自己也害了別人。

    林不凡躺在沙發上這一夜都沒有合眼,林不凡的腦子里一直在想著今天所發生的事,同時林不凡也在想著是不是該把這個茅山堂給關了,林不凡覺得自從開了這個茅山堂后,錢是賺了那么一點,但是這霉運也招來了不少。

    第二天早上二柱子依然是六點起的床,他輕步的走下樓開始收拾衛生。

    “師傅,你醒了。”二柱子看見林不凡眼睛睜著向林不凡問道。

    “恩。”林不凡只是恩了一聲,林不凡沒有告訴二柱子自己這一晚上幾乎都沒怎么合眼。

    “師傅,你是不是餓了,我先去給你買點吃的吧。”二柱子一臉關心的問道。

    “我沒啥胃口,一會兒你就不用給我買早飯了,你只需要給你柏師叔他們買就行。”林不凡淡淡的說道。

    “好吧,我知道了。”二柱子點著頭回應道,然后他又繼續收拾衛生。

    林不凡從沙發上爬了起來,走到祖師爺的畫像前點燃三炷香插進來香爐里,然后恭敬的對著祖師爺鞠了三躬。

    “求祖師爺保佑我身邊的人都平平安安的。”林不凡雙手合十對著畫像念道。

    “林兄弟,你今天起來的挺早啊。”柏皓騰從樓上走下來對林不凡說道。

    “你這不也是嗎?”林不凡轉過頭笑道,林不凡臉上的笑完全是擠出來的,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林不凡現在看著柏皓騰這心里還有些尷尬。

    “我看你眼圈發黑,昨天晚上肯定是沒睡覺吧?”

    “呵呵還是逃不過你那雙眼睛,我是有那么一點失眠。”

    “昨天的事都已經過去了,我們大家不都沒事嗎!你也不用想那么多。”柏皓騰對林不凡安慰道,他看出來林不凡是為昨天的事感到過意不去。

    “柏兄弟,昨天那件事我對不住你們了,我差點連累你們。”林不凡不好意思的向柏皓騰道歉。

    “你看你,不都說好了嗎!事情已經過去了,你要再這樣說話的話我就真生氣了。”柏皓騰冷著臉子對林不凡說道。

    “好了,那我再不說了,昨天晚上聽鶴瞳說暮道友回來吐了兩口血,也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了,我這心里有些擔憂。”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等過一會兒鶴瞳下來問問她吧。”柏皓騰聽林不凡這么說他心里也是有些擔憂。

    沒等王鶴瞳下來,張海波倒是先來了,看見張海波進來,林不凡先從沙發上站起來向自己的椅子那走去,這種人林不凡惹不起躲得起。

    “柏皓騰,你大師姐呢?”張海波一如既往的從兜里掏出一塊白手絹放在沙發上然后才坐上去,今天他穿了一套藍色的西服扎的領帶也是藍色的,只不過里面的襯衫是白的。

    “我大師姐在樓上休息呢。”柏皓騰說這話說的時候故意將茶機上的符箓大全拿到手里看了起來。

    “哦。”張海波也看出來這個柏皓騰有點不愛搭理他,所以他再沒有多問什么。

    “林不凡,我來看你了。”此時王思琪從外面走了進來,她手里大包小包提了很多東西。

    “你來就來唄,買這么多東西干嘛?”林不凡從椅子上站起來說道。

    “這些也不是買給你的,這是買給鶴瞳還是那個漂亮姑娘的。”王思琪只知道王鶴瞳的名字卻不知道暮婉卿的名字。

    林不凡看了一下王思琪手里買的東西,大多都是衣服還有鞋子,再就是女人用的化妝品還有香水之類的東西。

    “真是物以類聚。”張海波看了王思琪一眼嘲笑道。

    “這個人是誰”王思琪指著張海波皺著眉頭向林不凡問道,剛剛張海波說的話王思琪也都聽見了,林不凡能看出王思琪此時有些不高興,她之所以沒有去罵那個張海波完全是看在林不凡的的面子上。

    “他是鶴瞳的師兄。”林不凡輕聲的說道。

    “好吧,那我上去了。”王思琪回頭瞅了張海波一眼就往樓上走去。

    “張的這么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張海波隨口說道,當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林不凡有點不樂意了。

    “張長老,你身為道教協會的長老,你說出這番話不覺得臊的慌嗎?”林不凡終于忍不住了。

    “林不凡,你好像沒有資格管我說什么吧?”張海波一臉嘲笑的望著林不凡說道。

    “是,我是沒資格管你,但是王思琪是我的朋友,你說我可以,但是你那么說我的朋友肯定不行。”

    “你想為你的朋友撐腰,先看看你自身的實力夠不夠再說話,做人千萬不要夜郎自大。”張海波這一句話嗆的林不凡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張師兄,得饒人處且饒人,你剛剛的話確實有點過分了。”此時柏皓騰出來打了個圓場。

    “好吧,那我不說了。”張海波冷笑道,林不凡看得出來這個張海波從第一眼看見林不凡的時候就沒有瞧得起林不凡,這林不凡也能理解,大門派出來的人眼高于頂。

    二柱子今天表現的很不錯,從張海波進來以后,他也不看張海波,張海說什么話他也裝聽不見,自己一個人一邊哼著歌一邊收拾著茅山堂的衛生。

    “師叔,你吃什么餡的包子,我去對面的包子鋪買去。”二柱子說這話的聲音很大,就怕那個張海波聽不見,當張海波聽到二柱子說包子的時候,他抬起頭皺著眉頭看著二柱子。

    “隨便吧,什么都行。”柏皓騰點著頭說道。

    “好的,你等我。”二柱子一臉興奮的向對面的包子鋪跑去。

    當二柱子跟柏皓騰吃包子的時候,林不凡以為這個張海波還會出去呢,結果他閉上眼睛然后屏住呼吸坐在沙發上開始調息體內的道力。

    大約九點多鐘的時候,王鶴瞳跟王思琪手挽手走了下來,暮婉卿緊跟著她們倆的身后往下走。林不凡的目光在暮婉卿的身上停了下來,暮婉卿仍然是一副冰冷的表情,林不凡看到她臉是蒼白色的,嘴唇還有些發紫,看起來暮婉卿昨天晚上受的傷不輕。

    “暮道友,你沒有事吧?”林不凡關心的向暮婉卿問道,畢竟她是為林不凡受傷的,林不凡這心里難免有些不舒服。

    “我沒事。”暮婉卿搖著頭說道,林不凡很希望暮婉卿說這話的時候是微笑的,起碼林不凡會感到一絲欣慰,看著她這冰冷的樣子,林不凡心里感到十分的內疚。

    “婉卿師妹,你怎么了,臉色這么難看?”張海波一臉緊張的從沙發上站起來望著暮婉卿蒼白的臉色問道。

    “我沒事,只是身體有些不舒服而已。”暮婉卿并沒有打算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訴張海波,她知道如果把昨天的事告訴張海波的話,張海波一定會沒完沒了的墨跡。王鶴瞳還有柏皓騰也沒想過把昨天晚上事告訴張海波,當然他們也了解這個張海波的性格。

    “婉卿師妹,你臉色蒼白,嘴唇發紫看起來不像身體不舒服那么簡單吧,我怎么覺得你好像是受了內傷?”張海波說這話的時候深邃的眼睛里放出一絲精光,仿佛可以看穿一切。暮婉卿表現得倒是淡定,柏皓騰跟王鶴瞳聽了張海波的話后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我沒事,就是修煉的時候有點分心受了內傷。”暮婉卿淡淡的說道。

    “我這里有瓶治療內傷的丹藥,你趕緊吃了。”張海波將一個藍色的小瓷瓶遞給了暮婉卿,暮婉卿沒有拒絕點點頭接了過去倒出兩粒丹藥放進嘴里咽了下去,看著張海波對暮婉卿這么好林不凡這里有點酸,林不凡也不清楚自己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

    “大師姐,我想跟思琪我們倆去逛街,你去不去?”王鶴瞳跟王思琪手挽手就跟一對親姐妹似的。

    “這樣吧,讓柏皓騰陪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暮婉卿看了一眼王鶴瞳說道。讓王鶴瞳自己去暮婉卿有點不放心。

    “好的,正好我們少個人幫忙拿東西。”王鶴瞳一聽她大師姐派柏皓騰跟她去,她是高興的不得了。

    “林不凡,你去不去,你要去的話我們四個一起吧。”王思琪一臉期望的看著林不凡說道。

    “我就不去了,你們三個去吧。”林不凡幽幽的說道,林不凡覺得跟女人逛街就是煎熬。

    “那好吧。”王思琪很失落的向外走去。

    “這時間也不早了,我上去做飯了,張師兄中午留下來吃飯吧。”暮婉卿站起身子對張海波說道。

    “那行,好久沒嘗到婉卿師妹的手藝了。”張海波一臉興奮的說道。

    “暮道友,既然你身體不舒服那就不要做了,中午我們隨便出去吃點吧。”林不凡擔憂的對暮婉卿說道。

    “我的身體沒事,你們在這坐著吧,我上樓做飯去了。”暮婉卿緩步的往樓上走去。

    “我上去幫你吧。”林不凡沖著暮婉卿的背影喊道,暮婉卿回頭看了林不凡一眼點點頭沒有拒絕。

    “我也上去幫忙。”張海波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疊好也往樓上走了。

    “暮道友,我能幫你做什么?”進了廚房后林不凡有點懵,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做,林不凡活了這么大就沒有做過飯,以前跟師傅在一起的時候都是師傅做,等師傅走了以后林不凡就是自己買著吃。

    “你以后不要叫我暮道友了,你就叫我大名暮婉卿吧,你幫我把盤子重新用洗滌劑洗一遍涮干凈就行。”暮婉卿對林不凡吩咐道。

    “好的。”林不凡將袖子挽起來就開始按照暮婉卿對林不凡說的做。
360彩票预测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