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限制小說 > 農門錦鯉妻:帶個傻子去開荒 > 第二百七十一章小神醫的禮數
    胡大領命,自去吩咐人手。

    呂筱筱和慕南云帶來的人也都被勒令在屋子的三丈之外候命,無命令不許近前。

    曲小白看房中就剩了她三人,臉上的笑容頓時散去,不再偽裝,“二位是想來看看我夫妻二人是否已經歸西了,是嗎?”

    呂筱筱也跟著寒了臉,“曲小白,你別以為我不敢殺了你,勸你還是不要太放肆。”

    “我夫妻二人本就是你們俎上魚肉,呂筱筱,殺剮由你就是,你又何必說這樣丟份兒的話?”

    曲小白眉眼俱淡,語氣里微帶譏諷。

    呂筱筱臉上升騰起薄怒,眼看就要發作,慕南云忙道:“咱們三個,真的要這樣嗎?好歹也算是同胞,不說互相幫襯吧,但也別這樣互相為敵好不好?這要是傳出去,多丟咱們那地方的人啊?”

    “切,誰跟你同胞?”二人異口同聲。

    慕南云:“……”得,里外不是人。

    但三人這無疑是挑明了各自的身份,互相不用再隱瞞,以后各種陰謀化作陽謀,倒也敞亮。

    曲小白歪著難受,調整了一下姿勢,將靠枕往側邊挪了挪,身子偏在扶手上,長長舒了口氣,才道:“我呢,新來,也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東西是值得你們處心積慮想得到的。但我也瞧出來了,我若是死了的話,你們就得不到想要的東西了,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們想要的東西,我不想要,我只想和楊凌過些平淡日子。可如今楊凌傷成這樣,醒都沒有醒過來,若是你們再逼迫我夫妻二人,那咱們就誰都別想好過了。”

    她說這番話,雖然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但終究心里沒底。慕南云她不敢說他圖的是什么,畢竟他在這個世界上雖然地位顯赫,但終究受的掣肘太多,生活也算不上如意,但呂筱筱么,有權有勢有地位,人間所能有的富貴榮華,她都擁有了,若她還能放棄這里的一切想要回到現代去,那她也就不是呂筱筱了。

    那她還把時間浪費在自己身上,所為是何?

    曲小白始終沒有想明白這一點,楊凌現在昏著,又不能和他商量探討一下,這實在是個令人迷惑的問題。

    現在不管她求的是什么,只要她有所求,那就值得一賭。

    何況不賭她也沒有生路了。

    話說完,她目不轉睛地看著呂筱筱。慕南云則看著她,也是目不轉睛。三個人的表情十分微妙。

    “曲小白,我碾死你,不費吹灰之力。你以為是非要你活著不可嗎?其實對于我來說,你真的是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半晌,呂筱筱嗤笑兩聲,譏諷道。

    “既然我和楊凌不過是螻蟻,你貴為公主,又何苦為難于我們呢?如今,我們兩人一個半死不活,一個又微不足道,既不能為你所用,也不能對你造成什么阻礙,你何不把我們放了,讓我們去過我們螻蟻一般的日子呢?”

    曲小白是個能屈能伸的人,但也不會到不顧尊嚴的程度,今日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實在已經是她的底線了。

    畢竟,她現在還不能和呂筱筱抗衡,想要護住楊凌,就只能把自己的尊嚴放下,卑微地任呂筱筱踩踏。

    但她就算卑微到把自己摁進泥里,呂筱筱沒有要到自己想要的,也不會對她生出一二分的憐憫,“為難你們談不上。”呂筱筱悠悠說道,“楊凌為國深受重傷,于公,我作為一國公主,他乃我的臣民,我理該替大涼朝擔負起照顧他的責任;于私,他是我心上人,我打心底里想要陪在他身邊,陪他度過難關。曲小白,你何去何從我可以不問不管,但,我希望,把楊凌留在我的身邊,畢竟,我比你更有能力照顧和治療他。”

    曲小白站起身來,眼眸里洶涌著冰冷波濤,一字一句地道:“呂筱筱,除非我死,否則,你休想把楊凌帶離我的身邊。”

    呂筱筱也站了起來,淡淡的:“那你就去死好了。”

    慕南云無比頭疼地夾在她兩個中間,“兩位姑奶奶,能不能先聽我說一句?”

    兩人都是聰明人,眼見都已經把話說死,再下去就是你死我活圖窮匕見,慕南云這個臺階人物就顯得尤為重要了,畢竟,圖窮匕見對她們二人都沒有好處。

    “要說什么,快說!”兩人異口同聲,話音未落,都嫌惡地撇開了頭。

    慕南云揉著腦門兒,“二位,今天,咱們能不能都放下各自的身份,開誠布公的談一談?呂筱筱,你暫且放下公主身份,小白,你也暫且放下楊凌,咱們仨,就是三個來自異世的魂魄,有什么事不能說開的?非得要鬧到現在這樣,有意思嗎?”

    曲小白淡淡瞥他一眼,緩了一口氣,道:“慕南云,我昔日是利用你良多,但我捫心自問,從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所以,我也不算欠你什么。今日若你想和稀泥,也是想瞎了心。”

    不管慕南云想怎樣,他在覬覦她手上的手鐲,這是不爭的事實。畢竟,呂筱筱是最近才開始注意到她,這說明,之前“光顧”她家的那些宵小,都是慕南云派來的。

    她現在有了楊凌,已經不在意什么手鐲,但她卻不能看著別人這樣算計屬于她的東西。

    慕南云忙道:“小白,我真不是想和稀泥,咱們三個,就不能坐下來,好好談談,找一個能讓我們和平共處的辦法出來?”

    呂筱筱道:“好,給你這個面子,我就看看你能說動我們倆中的誰先讓步。”她高傲地一撇嘴,重又坐回到椅子上。

    慕南云心里愁啊。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看來,這句話不受時間、空間、以及地域的限制。

    “兩位,咱們何必現在就爭個你死我活呢?楊凌現在還處于危險之中,咱們是不是先合力把他救醒了再說?”

    慕南云這話說到了點子上,曲小白和呂筱筱互看一眼,都冷哼一聲,但也沒有對他的話提出反對意見。

    慕南云終于松了一口氣,說道:“好了,既然已經達成了一致意見,那咱們一起去看看楊凌,行不行?小白,五公主帶了一位御醫過來,讓他給楊凌看看傷,行不行?”

    他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連問兩句“行不行”,問得曲小白有些無奈何,想想之前因為她擅自把云不閑放到了楊凌身邊,董朗就把她列到了敵人一欄,今晚倘或是讓什么御醫去給楊凌把脈,豈不是明擺著是不相信他的醫術?他不得氣得要殺她?

    但如果不讓御醫去,今晚勢必沒有個了結。

    想到這里,曲小白道:“如今楊凌在小神醫董朗的看護之下,我得先去問過小神醫,如果他同意,我沒有意見。你們二位稍等吧。”

    呂筱筱道:“聽說楊凌挺有勢力,你作為那些人的當家主母,還要受他們擺布,真是夠遜的。”

    曲小白面不改色,理都沒理她,徑直往外走去。

    胡大遠遠看見,忙迎了上來,“小主母,是不是有什么吩咐?”

    他們都比她和楊凌年長,而她看起來更像小孩子一些,所以這一聲“小主母”,都是叫順了嘴,并沒有半分不敬的意思。

    曲小白道:“我去找董朗說點事情,不知他住在哪里,胡大管家,你幫我帶一帶路吧。”她自打進了這個院子,既沒有心情也沒有時間好好熟悉一下,董朗住哪間房,她壓根兒不知。

    胡大眸中目光閃爍,習慣性地吸了吸鼻子,“嗐,原來是找他呀!小主母,他那個孩子吧,當年乃是蒙主上所救,才得以活命,并且學得一身醫術,他心底里一直把主上當成再生父母一般看待,今天晚上呢,他說主上還沒醒過來,不肯離主上太遠,怕有事的時候照顧不及,所以,就睡在了二進院兒正屋房頂上。”

    曲小白:“……”此情固然很感人,可睡在她的房頂上,這叫什么禮數兒?雖然她是個思想奔放的現代人,雖然她現在和楊凌也做不了什么,但這般跟監視沒什么區別的行為,還是讓她感到不適。

    再看看胡大,為了幫那小子解釋,都出了一頭的大汗,也是讓人無言吶。

    “行了,我去看看他吧。你守好這里,別讓尾巴跟上我。”

    曲小白剛走出去沒幾步,胡大果然看見幾條“尾巴”跟了上去,他揮揮手,立即有幾條人影從各處飛出,擋在了那些“尾巴”的面前,眼看雙方劍拔弩張,就聽屋里傳出呂筱筱的聲音:“在人家的地盤上,就不要逞能了。沒得丟了本殿的身份。”

    她今日到這里來,真是里子面子全丟,曲小白不給她面子也就罷了,畢竟她知道,那個女人骨子里沒有什么這個世界的禮數概念,更做不到奴顏婢膝,但這幫愚民打從她進來,也沒有給她行個正經的禮,卻叫人窩火。

    這會兒自稱“本殿”,不過是在變相提醒孟府的人,她是一國的公主,是身份高高在上的主子。
360彩票预测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