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魔改大唐 > 第140章 全封閉軍事化教育模式.1.2k月票加更
    哪怕白玉琦入城時,從長安百姓的身上狠狠的收割了一批信仰。

    大羅天市開始運營后,又為他源源不斷的提供著信仰,可是在兌換了幾種基礎奧法知識學科之后,還是直接耗空了他這段時間來積攢的信仰額度……最便宜的也是百萬起!

    可他還不得不都兌換下來,因為這些基礎奧法知識學科同樣是互相關聯的,少了那一項他都布置不出[浮碟法陣]來。

    想要布置[符紋法陣]可不是跟道士鬼畫符一樣,隨便拿桃木劍在地上畫幾道就能生效的,它需要各種奧法物質以及自然結晶來作為布陣材料。

    例如說最基礎的“煉金鐵、煉金銅、煉金銀、煉金金”這四樣奧法物質。

    就需要白玉琦學習《煉金初解》之后,才能提煉、萃取、合成出來。

    還有作為支持整個法陣運轉的能源核心,也同樣需要大量的各種天然寶石。

    所以算下來,用奧法知識建造一座升降梯,其實成本也不低!

    就在白玉琦將[浮碟法陣]的符紋術式,傳授給同樣精通“陣法”的岐暉老道。

    讓他帶著弟子去把其它需要“電梯”的建筑給解決了的時候,卻聽到狗子來稟報,說是有一個外門弟子,跪在邀月樓前求見他這個師尊。

    雖然出于拉攏大唐君臣的目的,白玉琦開口收了一批勛貴子弟,作為無極門的外門弟子,但是因為近來太忙根本就沒有閑工夫教他們什么“仙家本事”。

    只是讓他們幫著管理天工門名下的工匠,或者對什么感興趣就自己去向天工門、神農門、醫圣門的弟子請教,以至于道現在他都還沒能將自己的這幫“徒弟”認全。

    “弟子屈突仲翔,懇請師尊救我翁翁一命!”

    白玉琦好奇的打量了一下這名,跪在邀月樓前嘭嘭磕頭的外門弟子。

    這人看上去約莫有二十七八歲,面貌略有些西域族裔的模樣,算是被李世民送來無極門門下,作為太子未來班底培養的勛貴二代之中年紀偏大的一批。

    為了給自己的兒子打下堅實的基礎。

    李世民可是大手筆的將身邊信任的大臣家,值得培養的子弟全都抽調了出來,送到了白玉琦門下。

    不求他們能學到什么仙家本事,只要能學到一些無極門的務實、管理之法,到時候可以放出去幫他治理大唐江山就好。

    所以就弄的白玉琦身邊,現在烏泱泱的跟了好幾百名外門弟子。

    一時也抽不出時間來因材施教,只能是讓他們在無極門下的產業之中實習,學習各種管理經驗。

    因為這幫勛貴二代年歲相差太大。

    年長的一批,像尉遲寶琳、屈突仲翔這樣已經成年的。

    實際上在朝中已經有了任職,或是擔任禁軍校尉或是擔任一地主官。

    卻也被李世民很有魄力的直接抽調了回來,讓他們跟著白玉琦學習在他看來十分有用的《基業管理制度》。

    到時候一旦學有所成,無論是自用還是留給兒子,都將會是幫助他們父子治理大唐江山的棟梁之才。

    雖然白玉琦將這些人,都安排進了無極門下各個產業之中讓他們從基層做起,熟悉每一個部門和環節的情況。

    但因為這些人畢竟都是勛貴出身。

    無論是家學、見識還是管理經驗,都比原本那些從流民之中選拔出來的管理者要優秀的多。

    對各種制度的接受度和領悟力也要強得多,所以很快就從基層之中冒出了頭來,取代了那些管理職務。

    因為沒有時間進行精細指導,所以白玉琦在這種粗放式教導模式下對他們的要求也不高。

    除了讓他們從基層做起之外,還要求他們撇開身份和地位的階級之分,能者上劣者下,以實踐出真理。

    這么一來,因為勛貴二代們的那一份驕傲心理作祟,覺得自己怎么也不能比一幫子流民出身的基層管理還差,暗中較勁互相競爭之下,還真就有不少人展現出了十分出彩的個人能力來。

    除了這些成年的外門弟子可以派上用場之外,十幾歲的少年組和十歲以下的兒童組,就只能安排他們跟著學習和負責一些簡單的工作了,例如像李承乾一樣負責大羅天市的照明工作之類的。

    而因為小小年紀就受到了師尊的“重視”,從未在長輩那里得到過尊重的這幫熊孩子,干起活來也格外的認真和負責,生怕因為自己做的不好而被其他的同門師兄弟給比下去。

    其中又以李承乾和李恪、李泰、李佑、李愔等,一幫子太子、皇子之間的競爭最為激烈。

    明明只是一幫六七八歲的小屁孩,卻一個個憋足了勁的跟李承乾競爭,似乎要用成績向他們的父皇證明自己并不比太子差勁,這個繼承人的事是不是可以再考慮一下?

    發現這一點之后,白玉琦并未去阻止他們之間的較勁,而是下令將他們身邊的長吏、府官、內侍、宮女等。

    由他們的母妃或是外戚派來的人全都趕了個精光,不允許任何人伺候這幫子小屁孩,采取后世全封閉軍事化教育模式,要求他們自力更生自己照顧自己。

    因為古人早慧,七八歲的孩子其實就已經很懂事了。

    更別提他們這幫子生在皇家,自幼經歷皇家教育的天之驕子了。

    小小年紀就懂得爭權奪利了,還有什么是不會干的?

    所以了,驅逐了他們身邊那些包含私心,企圖影響他們的外人之后。

    白玉琦又刻意安排了一些需要團結合作才能完成的小任務,以及安排了其他勛貴子弟組成的“敵對小團隊”跟他們進行競爭,很快就讓這幫子太子、皇子學會了抱團互助、一致對外。

    在這種良性競爭和刻意引導他們團結友愛的教育下,要是他們長大之后還特么能長歪,那白玉琦也只能說這都是命了。

    在這個封建時代,白玉琦自然是不能指望他們能夠完全拋棄身份階級的陋習,跟那些普通流民的孩子一樣追求什么人人平等。

    .。m.
360彩票预测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