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魔改大唐 > 第097章 怎么吃得完.為[盟主]孑孓不二加更8
    “還有那耕種之法!”

    “我下界后在這苦谷坳、苦水村,居然見到村人肩扛手拉以人拉犁。”

    “還以為這下界之民,俱都修為精深自持悍勇,不屑驅使獸類犁田,個個親自上陣徒手翻地呢?”

    白玉琦滿臉“驚訝”,似乎很是“不解”:“未想村人使喚的,居然是一種粗笨的呆犁,一日勞作也翻不了幾分田地,我還問他們為何如此復古懷舊,用這種上古先民在刀耕火種之時,都不怎么使喚了的笨犁耕田……”

    一眾君臣慚愧的無以復加,老臉臊紅的抬不起頭來。

    倒是李世民注意到了白玉琦言辭中的意思,不由詢問:“照帝子所言,莫非上古之時便有更神異的犁具?”

    “何止是犁!”

    “哪怕是這種最簡單的單犁,勞作效率也是村人目前所用粗笨犁具的數倍!”

    白玉琦一邊領著一幫君臣,往庫峪城中準備的招待之處走去,一邊隨手取了一截路邊堆積的木材。

    用[塑木術]塑出一只曲轅犁的模型,遞給李世民:“更別提是加以改進的雙面犁、三面犁,以及聯合犁了……”

    接連塑出幾個模型,分給一眾大唐君臣觀看。

    白玉琦順便還皮了一下,弄出了幾個后世大型聯合播種機、收割機的模型。

    給他們看了看吹牛嗶道:“現如今上界用的都是這種一日可犁地千里,播種萬萬頃的農具了,所用人力不過數人而已。”

    一幫君臣呆若木雞,路都不會走了,僵在原地停了下來。

    “那……那得產多少糧食啊?”

    李世民身邊的武將之中,有一人情不自禁的哆嗦著嘴皮子,顫聲問道。

    “這倒是未曾注意……”

    “下界之前,倒是聽聞麾下司農稟報說,上一年東宮名下的御田,就種了兩千余萬頃地。”

    白玉琦“想了想”,實際上是用系統的搜索功能查了一下,這才道:“收了各類糧食一百萬萬石有余……”

    這數據聽上去估計有點迷糊,其實換算過來就是種了16.8億畝地,收了6.2億噸糧,后世華夏一年的糧食總產量。

    大唐君臣所有人的眼珠子當場就充血了。

    還是剛剛出聲那個武將,嗷的一聲就哭出來了,狀似癲狂的嚎叫道:“百萬萬石糧,怎么吃的完啊?”

    “僅東宮御下,便有各族先民十四萬萬名吃喝。”

    “就這么點糧食都還不夠,每年還要采買上幾十萬萬石才夠。”

    白玉琦莫名其妙的看了那武將一眼,糧食吃不完你哭什么:“怎么吃不完?”

    “帝子!還請授我大唐這種萬萬頃地,收萬萬石糧之法,救萬民于水火之中!”

    李世民眼角迸裂,兩絲血淚順著臉頰滑下,無比鄭重的長鞠到底:“世民必率舉國上下大唐百姓日夜供奉……”

    “不是我不教!而是你這下界做不到!”

    “那曲轅單犁,早在百年之前的北魏時期,便有農家學派弟子賈思勰,在所著《齊民要術》之中提及過。”

    白玉琦知道他想說什么,伸手一擺道:“人皇,我問你!時至百年之后的如今,為何下界百姓還不懂該如何使用?”

    “還有那匠族,哪怕在上界也是被尊之為‘匠師’的一脈。”

    “百工百業俱都是強國富民之技,為何在這下界卻反而被貶為賤役?”

    “匠族不受重視也就罷了,居然還將其傳承的技藝視為奇技淫巧,別說是新創深研了。”

    “連前人傳下的種種百工瑰寶都棄之如敝帚,以至于現如今下界匠族居然連最基礎的傳承都斷絕了。”

    “沒人懂得工法匠術,如何能造的出各種能種萬萬頃地,收萬萬石糧的農具器械,而沒有這些農具器械,單靠人力又能種得了幾畝地?收得了幾石糧?”

    白玉琦皺眉埋怨道:“上古三皇五帝開天辟地、教化萬民,億萬年之后這下界卻依舊是這么一副荒蠻愚昧貧瘠困苦的模樣……你們可知,我下界之后所見所聞,是何等的失望?又是何等的痛心?”

    一眾大唐君臣被白玉琦的詰問,給問的一片鴉雀無聲。

    其中武將若有所思,而文官卻臉色駭然,也不知都想到了什么。

    “帝子,不知上界又是一副何等光景?”

    李世民在震撼、自愧之余,眼神中卻又帶著幾分不甘和不服的追問。

    “上界?人皇可知‘大道之行,大同小康’之說?”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舉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惡其不出于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白玉琦用系統搜索了一段《禮運.大同》的內容給大唐君臣念了一段,然后將后世種種制度措施向他們描述了一番。

    雖然即便是后世,也未能完全實現這其中的理想世界,但是這卻并不妨礙他借鑒來,用于提升自己的嗶格。

    “那世民要如何做,才能讓我大唐實現您所說這般景象?”

    李世民脊背挺得筆直,眼睛也亮的嚇人,神光灼灼的緊盯著白玉琦。

    “要如何做,人皇心里不是已經有了決議么?”

    “這大唐畢竟是人皇的大唐,而并非無極的大唐!”

    “所謂‘天機不可泄露’,無極既然已經下界重修,又如何能干擾的了大道輪轉?”

    “所能做的,無非就是在這深山苦谷之中遮蔽一角天機,建一座熟悉的‘小康之鄉’,藏身其中努力修行。”

    白玉琦一副“我也很無奈啊”的模樣,笑了笑道:“爭取早日重歸中天世界,所以現在也只能勉強維持生活這樣子……”

    “帝子何出此言?是擔心世民猜忌么?”

    “帝子難得下界,總不至于就為了在下界深山尋一隱居之所。”

    “世民還請仙尊入世,助世民共建這‘大同世界,小康之鄉’,澤被蒼生!”

    李世民顯然聽懂了白玉琦的意思,恭敬的抱拳拱禮誠懇道:“世民愿以大帝之位、半壁江山相待!”
360彩票预测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