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小說 > 阿斯加德的圣騎士 > 319 【獨眼奧丁】
    蓋斯特譜尼城堡內外,阿斯加德人和冰霜巨人浴血廝殺,曾經恢宏壯麗的冰霜巨人王城,在戰火中大半化作廢墟。

    奧丁和勞菲的戰斗最為激烈也最為膠著,盡管奧丁的實力強過勞菲,奈何重傷未愈,勞菲又占了環境上的優勢,因此并不能取得上風。

    兩人打斗至今,都是遍體鱗傷,皆在緊咬著牙關。

    相比于他們,海拉和法布提之間的戰斗,局勢要明朗得多。

    法布提明顯不是海拉的對手,交戰至今,她幾乎已經沒有了還手之力,只能招架與四處騰挪。

    “轟隆隆”

    天空一陣隆隆巨響,奧丁高舉永恒之槍,隨即一道粗大如龍的雷霆從天而降,劈向勞菲。

    勞菲卻沒有試圖躲避,而是硬抗下了這道雷霆,全身被雷光淹沒。

    “咔嚓咔嚓”

    在雷霆的轟擊之下,他身上的冰甲迅速崩裂,很快就徹底破開,使雷霆的威能直接轟在他的血肉之軀。

    這個過程很短,轉眼之間,勞菲身上就開始出現大片焦痕。

    不過就在這時,他成功打開了一道傳送門,余下的雷霆盡數涌入傳送門之中,不知被傳送到了何處。

    奧丁怔了一下,隨即一道傳送門忽然在他背后打開,漫漫雷霆從中襲來,將猝不及防的他轟飛出去。

    “轟!”

    須臾雷霆斂去,奧丁一陣喘息后重新定住身形。

    “你這是何必,勞菲。”他依舊在喘息,看著和他一樣正在渾身冒煙的勞菲,“你讓雷霆傷到我,你自己卻也因此受傷。”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阿斯加德和約頓海姆已經戰斗了成千上萬年,這段歷史該結束了,這段互相戕害的歷史。”

    然而這時,勞菲神色突變:“法布提!”

    就見另一邊,海拉和法布提的戰斗赫然已經分出了勝負。

    妙爾尼爾在轟鳴聲中,漫卷雷霆,而后狠狠命中法布提的胸口。

    “轟”

    法布提當即被擊飛出去,撞在蓋斯特譜尼城堡的冰鑄墻壁之上。

    勞菲連忙趕去,將妻子從斷壁廢墟中扶起,聲音顫抖:“法布提”

    法布提口中不住地溢出鮮血,抓著勞菲的胳膊,虛弱的聲音斷斷續續,重復著大致相同的內容:“孩子,我們的孩子”

    勞菲當即開啟傳送門,帶著法布提進入,隨即出現在一個精致的冰室之中,房間中央有個小床。

    “哇哇”嬰兒的哭聲在冰室中回蕩。

    法布提倚在小床旁的墻壁上,以最后的力氣注視著自己的孩子,最終在沉默中成為一具尸體

    勞菲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卻并沒有在此多停留,他緊接著就又打開傳送門,回到戰場之中。

    “奧丁,這段歷史或許會結束,但絕非你想的那樣!”他直視著奧丁,聲音猶如寒冰。

    “結局由勝利者決定,而非失敗者。”奧丁只道。

    海拉這時手持妙爾尼爾,落在他身旁:“父親。”

    奧丁沉默了一會,最終說道:“讓我自己來吧。我是阿斯加德的王,就像勞菲是約頓海姆的王,這是屬于我們的戰斗。”

    隨即他一振永恒之槍,重新看向勞菲:“看看誰才是最終的勝利者!”

    話音未落,奧丁就再次沖鋒上前,與勞菲戰在一處。

    羅維這邊,他戴著從海奧斯格姆處得到的戰利品,也就是那個白色頭盔,在戰場中揮劍穿行。

    這個頭盔讓他有了無死角的感官,數十米范圍之內,無論是來自后面、上面還是地下的危險,他都可以輕易地察覺。

    在戰斗過程中,他甚至可以閉上眼睛。事實上,戴上這個頭盔之后,視覺本來就被屏蔽了。

    揮劍斬殺一個冰霜巨人之后,一個斷裂的巨爪忽然從羅維身后飛來。

    “轟隆。”

    他連忙閃避,隨即巨爪落地。

    仔細一看,這巨爪乃是冰極獸的殘肢,同時不遠處,芬里斯的獠牙之下,一頭失去一只前爪的冰極獸驚惶地后退。

    感知著芬里斯與冰極獸戰斗的景象,羅維皺起眉頭。

    這頭盔雖然可以無死角觀察周圍,但卻會屏蔽視覺,導致使用者無法觀察較遠處的景象。

    比如此時,較遠處芬里斯和冰極獸的戰斗場景,在羅維的感知中就變得十分模糊,更遠處則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見。

    “啊!”忽然間一聲慘叫,讓羅維心中一驚,這竟是奧丁的聲音。

    他摘下頭盔,視力恢復,然后循聲看去。

    只見兩個人影在交錯后迅速分開,其中一個人影踉蹌急退,他左手捂著右眼,指縫間鮮血流淌,正是奧丁。

    奧丁緊咬牙關,劇烈地喘息著,他額上布滿細密的汗珠,持握永恒之槍的右手也微微顫抖,顯然正在忍受著巨大的疼痛。

    在他對面不遠,勞菲覆蓋著許多冰刺的右手上,赫然掛著一顆血淋淋的眼球。

    不過勞菲的情況也并不好,除了遍身的傷勢,他的腹部更是被永恒之槍貫穿,這使他直接半跪在地上,身體劇烈顫抖,半晌都站不起來。

    奧丁用力地咬了咬牙,隨即他深吸一口氣,移開手,顯露出染血的右眼,那里只有一個空洞的眼窩。

    勞菲手捂腹部,又一次試圖起身,緩緩站了起來。

    “轟隆”不過就在這時,奧丁一振永恒之槍,金燦燦的槍頭雷霆席卷,將他轟飛出去。

    勞菲痛呼一聲,摔倒在地,幾次掙扎也沒能爬起來。

    隨即只見金光一閃,永恒之槍鋒利的槍頭就出現在他的脖子附近,鋒芒幾乎緊貼著他的皮膚。

    “你輸了,勞菲。”奧丁緊握永恒之槍的雙手微微顫抖,喘息道,然后又補充了一句,“約頓海姆也輸了。”

    倒在地上的勞菲扭頭看去,只見就像奧丁所說,冰霜巨人大勢已去,幾乎全線落敗,不少冰霜巨人正在被阿斯加德的戰士追殺,四散而逃。

    “吼吼”

    蓋斯特譜尼城堡前,或者說是這座城堡的廢墟前,一頭明顯未成年的冰極獸不斷地后退,同時憤怒而驚恐地咆哮著。

    它似乎是最后一頭馴化冰極獸。

    此時此刻,在它的身前,巨狼芬里斯踏過另一頭冰極獸的尸體緩緩走來。

    黑色巨狼那尖銳的獠牙上,正閃動著血腥的顏色與幽幽暗影
360彩票预测杀号